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黑码堂论坛中心 >

黑码堂论坛中心

恢复生物多样化 让珍稀“鱼宝宝”重回母亲河怀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6-13 点击数:

  3月是黄河雅罗鱼的繁殖期。4月15日,科技日报记者获悉,河南省水产科学研究院二级教授、河南省水产种质资源库负责人赵道全刚刚带领团队完成了该珍稀鱼种的繁育工作。

  今年2月起,黄河中下游迎来史上最长禁渔期。黄河河源区及上游重点水域从2022年4月1日起至2025年12月31日实行全年禁渔;黄河宁夏段至入海口禁渔期延长一个月,由4月1日至6月30日延长至7月31日。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刘刚说:“调整黄河禁渔制度,为保护黄河珍稀鱼类资源开了一个好头。要统筹治渔与治污,努力恢复黄河水生生物多样性,多方共同推动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

  据统计,20世纪80年代,黄河流域栖息的鱼种数达190多个,不乏黄河刀鱼、北方铜鱼、黄河鲤鱼等知名鱼种。2007年,黄河干流及主要支流的鱼种数下降到78种,超过一半的鱼种消失不见。2016年发布的《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显示,24种黄河土著鱼处境堪忧,其中4种被评为极危,10种被评为濒危。

  遗传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年,河南省依托省水产科学研究院成立了水产种质资源库,开展水产种质资源活体、标本、细胞和基因等遗传材料的收集、保存、利用。目前已保存黄河鲤鱼、黄河鲇鱼、拟鲿、黄尾鲴等水产种质资源33种、种质材料2万份。

  在河南省水产科学研究院二层标本室,8个标本陈列柜上1400个瓶瓶罐罐静静地矗立着。“看,这瓶里装的标本就是北方铜鱼。”河南省水产科学研究院科研科科长王延晖介绍说,它肚子大,隆起的脊背很高,胸鳍较大,远远望去就像一只鸽子,所以又被称为“鸽子鱼”。

  提起北方铜鱼,赵道全也充满惋惜,这种鱼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是黄河中游的主要经济鱼类,后来由于过度捕捞、黄河水质污染和水利工程建设等原因,数量逐渐减少。“假如当时我们就有种质资源活体库,把珍稀物种保藏起来,通过人工繁育和扩繁的手段扩大种群,或许今天在黄河流域还能看到它的身影。可惜的是,当时没有种质资源库,北方铜鱼目前已经灭绝了。”赵道全说。

  大鲵、中华鲟、淇河鲫、暗纹东方鲀……在河南省水产科学研究院标本室,目前珍藏了黄河、长江、淮河和海河四大流域鱼类标本135种。“这个标本室是河南省水产种质资源库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的大部分标本都在国家水产种质资源平台上进行了登记。”王延晖表示,目前标本室主要用于展示珍稀鱼种的形貌,也保藏了一些珍稀鱼种的组织,待将来技术成熟可以做进一步科学研究。

  “有了种质资源库,通过人工扩繁手段可以增殖放流,增加野生资源,恢复生物多样性。”围绕种质资源保护,赵道全和他的团队已经争取到“黄河中下游稀有水产种质资源挖掘及生态修复”省科技攻关项目,在科技的“加持”下,未来会有更多的珍稀鱼类在黄河里现身。

  “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水生生物原生态生存空间日益萎缩,种群和数量不断减少,有些品种濒临灭绝。在此背景下,建立河南省水产种质资源库意义重大。”河南省水产科学研究院书记康福平说,河南省水产科学研究院将为河南省鱼类种质生产和良种选育提供更多优质资源,为黄河流域水生态修复和保护作出贡献。

  为了母亲河中稀有鱼类不再绝迹,赵道全多年来一直守候在黄河滩区的河南省水产种质资源库和豫西山区的河南省黄河流域伊洛河水生生物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开展黄河流域的水生生物养护和水生态修复工作,守护着母亲河中的千千万万生命。

  拟鲿是黄河稀有鱼类,曾广泛分布在黄河流域,但由于上游大型水库修建和水质污染等问题,自上世纪90年代起资源量严重下降,已处于濒危境地。幸运的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赵道全发现了它。

  为了人工繁殖成功,赵道全带领研究团队开展繁殖技术研究。但是,第一年仅仅繁殖出几百尾鱼苗。总结原因,研究团队发现要想增加繁殖量,突破“人工精液”配制技术是关键。随后他们用了10天时间进行了8次调整,依然不见效果。赵道全着急地说:“这一技术攻不破,下一步无法开展,繁殖季节不等人,要想办法攻克,必须攻克。”此后,研究团队再次集智攻关,终于试验成功。

  当年,赵道全带领团队收获黄河拟鲿鱼苗15万尾。他们又将2万尾优质拟鲿鱼种人工放流到黄河主支流上的故县水库,河南省长垣县、卢氏县,以及安徽、湖北等地,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初步显现。

  万事开头难。在此之后,赵道全又带领团队连续成功繁育了黄河雅罗鱼等稀有鱼类。黄河雅罗鱼原本在黄河流域分布较广,但近十几年逐步减少。为了拯救这一稀有物种,今年春节一过,他就带领团队和学生入驻野外工作站,克服种种困难,终于赶在这个春天的繁殖季成功孵化出黄河雅罗鱼苗。

  赵道全介绍,近年来,受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天然水域水产种质资源锐减,一些鱼类品种濒临灭绝。而缺乏种质资源保护意识的养殖生产过程造成无序的苗种交流,污染了物种天然基因库,许多经济物种种质遗传背景和遗传结构混淆不清,近亲繁殖亦导致种质退化。“所以能入选种质资源库的必须是原生土著品种和少量具经济价值的引进种。”赵道全说。

  要收集原生品种并不容易。这些年,赵道全和他的团队跑遍了河南省四大水系及其支流。

  辛苦之余也有收获。去年6月,赵道全在黄河下游长垣段采样时发现了3条鳗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鳗鲡每年在黄河黄海之间洄游,上世纪90年代后,由于黄河经常断流及环境变化,鳗鲡多年不见踪影。现在鳗鲡重新出现,说明黄河生态环境正在逐步改善。”赵道全欣慰地说。

  “河南省水产种质资源库近年来连续开展的黄河生态生物多样性增殖放流活动,是保护黄河水生态系统、维护生物种类多样性的一项重要举措。”河南省科技厅一位负责人说。

  “当前,水产种质资源库还面临的一些问题。一是就地保藏支持不够,保藏能力弱;二是一些濒危鱼类活体很难捕获,如大鼻吻鮈,最近两年资源量急剧下降,已很难在黄河中发现……”赵道全不无担忧地说,除了大鼻吻鮈,黄河鲇、黄尾鲴、红鳍原鲌、尖头大吻鱥等也在河南省水产种质资源库的“拯救名单”上,还有十余个种类的“黄河鱼家族”成员亟待拯救。